关注平山乡波网微博: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2019-09-10 10: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205次
标签:a

中秋节那天,我兴致勃勃来到“力量plus”门口,见到朋友阿华正好从健身房出来。

“木墩儿”一个人开着辆面包车来接我们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车子沿着黢黑的县道和山路又走了4个多小时,才来到一座荒废的豆腐作坊。

这些伎俩并不能在火车站保密,尽管站前路的生意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经营同样生意的店主不能相互串店。但没多久,另外两家副食店的老板也找到了这些山寨食品的进货渠道,并且开始降低价格来抢生意。

“富哥,我老板那边新进了套设备,请了上海的技术员过来调试。应该过不了多久就有新货。”白面汉子举起酒盅,与富平和“老鼠”先后碰了杯,压低声音道,“听说新货能过验钞机。”

“木墩儿”拧紧眉头的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富平和“老鼠”也低头大口大口地抽烟。不知过了多久,“木墩儿”把烟蒂狠狠按灭在烟灰缸里:“实话跟你们说,老板是我亲哥哥,他搞生产,我负责销售。我不管小武什么价格卖给你们,在我这里面额100的‘新货’每张要卖20。”说完,“木墩儿”拉开床垫,取出一个塑料袋,从中掏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富平。

春节假期后,“力量plus”的生意依旧火爆,小斌也梳起油头,打起领带来了。

心率渐稳,理智回归:第三名不就是面试陪榜的么?综合成绩是取笔试的70%加面试的30%,笔试倒数第一,面试翻盘的希望几乎为零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成为健身房的兼职销售,不然收了那点中介费,总感觉自己是上了贼船还成了帮凶。

那边器材依旧不够用,损坏的依旧坏着,楼下的游泳池跟下饺子一样,人满为患。这实在是对不起那个黄金地段,但却挺对得起年卡价位的,只是可怜那些一开始付了高会费的会员。

往后去“优围健身”的日子,我们也能看到络绎不绝来办卡的人。渐渐地,每天固定打卡的人也多了起来。对于一家非连锁的小健身房来说,这是个好兆头——稳定的客源决定了健身房的卖卡情况和私教课销售的情况,而这两个因素影响甚至决定着健身房未来的发展走向。

新生的到来,让健身房又热闹起来,又开始时常出现器材需要排队的情况。

那是个打扮朴素的黝黑汉子,年纪不大,老实外表下涌动着一股狠劲。他直接撕开卷烟,露出里面的杂质,扔到柜台上,凶光毕露的双眼盯得秦大姐有些发慌。

白城曾将人们吸引到这里来,并保护他们;现在黑城在欢迎他们回去,在冬季来临前夕,到处充斥着脏污、饥饿和暴力。

健身房的销售见我俩在附近晃悠,就凑过来问我们有没有意向办卡:“我们这家场馆有3层,搏击区在7楼,健身区在8楼,还有舞蹈房、单车室在9楼。”

小荷的沮丧绝不是装出来的,她说她50%的题都是蒙的,但愿从头到脚的耐克保佑她“蒙得全对”。而我也不掩饰骄傲——70%的题目我都很有把握,说不定能像此前的学校选拔考试一样独占鳌头呢!

“开门做生意,哪有赶客的道理?不管你认不认识小武,我们可是实打实诚心做生意的。”秦大姐在门外拉住“木墩儿”的衣袖,富平连忙递上烟,也连连附和称是。“木墩儿”接过烟,狐疑地扫了3人一圈,思考片刻,说:“不在这儿讲,去我房间。”

小武没有食言,他老板出了“新货”就立刻发了过来,60张百元大钞,反复在几台验钞机里轻盈穿梭,没有一张响起警报。富平和秦大姐各出1500块,每人买走了30张“新货”。富平把“新货”交给小姨子和“老鼠”,让他们给旅客退住房押金时用。秦大姐则直接拿去进货。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我想提醒他时刻注意工资结清的问题,但是看到健身房火爆的销售情况,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两年前我入职不久,恰逢国庆节社区文艺汇演。我身兼编剧、导演、演员,区市两级领导受邀观看演出,盛装的我站在台上主持节目,看见下面的领导交头接耳,掌声热烈喝彩不断。演出结束,区委宣传部领导问我是否愿意借调到宣传部工作,错愕之中未及反应,社区书记抢先回答:“领导,我们社区好不容易来个人才,别给我们抢走了!”

“这样吧。”我躲开小贩要夺回充电宝的动作,“我50块买下这个充电宝,然后打电话给工商执法大队,我们就看看这里面到底是装了电池还是沙子。”说着,我又抬起手表看了看,“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才上车,时间足够。”

“不考了,考不上。”我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根本没有力气再来一次,而且一路“学霸”的我,一时真受不了这么大的挫折。

李建说:“yes我实在不愿意你挣大钱让我吃软饭。咱俩还是齐头并进吧,我是橡树,你就做我近旁的一株木棉。”

卖烟的策略很简单:如果是讲小城方言的顾客,那么秦大姐一般是给真烟,除非这个人看上去实在过于老实巴交;而对那些操着县城、镇上口音的人,则分两种情况——从店右边进门的,往往是准备上火车的旅客,这种一律给假烟,从店左边进来的,一般都是下了火车的,这时候秦大姐就会察言观色、再判断一下。

我鼓励她:“你第一次参考就有这么高的成绩,很了不起了。下次肯定成功!”

霍姆斯扮演着苛刻承包商的角色。当工人们前来索取薪水时,他便斥责他们以次充好,拒绝付钱,即使他们的活儿干得十分漂亮。他要么等他们辞职,要么解雇他们,然后再聘请其他人,并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他们。这样施工进展缓慢,不过耗费的资金比正常建一栋房子少得多。

李建分析:前三名应该都是像我这样屡战屡败信心锐减的人,专门挑选冷门岗位,丰富的“战斗经验”却让他们考出了高分。

他利用市里的电话簿找到了一家锅炉公司,请求和一位有经验的人见面。他自我介绍为华纳玻璃加工公司的创建者。

街区的巡警每天在巡逻途中都会经过霍姆斯的房子。警官们完全没有起疑,而且十分友好,甚至非常袒护霍姆斯。霍姆斯熟悉每位巡警的名字。他会请他们喝一杯咖啡,让他们在他的饭店里免费吃一餐,或是给他们一根上好的黑雪茄——而警察们很珍惜这些显得亲近而体面的示好。

“行,不考也行,我姑娘这么优秀,还非得在它一棵树上吊死?”我妈故作云淡风轻,转身进了厨房,我怀疑她偷偷抹泪去了。

大概等到快半夜3点钟,“木墩儿”提着3个旅行包面无表情地走进来了,依次扔到他们脚下:“秦大姐,你这包有100万‘新货’,‘老鼠’你那包里有50万,老富你是25万。你们赶紧验货,验好了交钱。等下就关灯,别被村上的人发现了。”

于是,我找到了销售询问办卡事宜。销售开价780元“一年卡”,还强调“如果现在不办,未来的数月将会逐渐涨价”。相比连锁品牌健身房动辄上千的年费,这个价格对我比较有吸引力。只是我此前的健身卡,还有小半年才到期,现在开新卡着实不划算。

这些事儿,李建一直用作游说我考公的理由,但我真的是怕了。没日没夜的苦学我尚能忍受,难以承受的是一次次心怀希望再经历绝望,简直犹如炼狱。

--- 豆瓣网主站
标签:a

财经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平山乡波网立场无关。平山乡波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平山乡波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