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平山乡波网微博:
首页 - 时政 - 正文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2019-09-11 15: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325次
标签:a

李建在面试中高出第一名10多分,但笔试分稍低,最终还是以0.1分之差落选。而我这个岗位,入选面试的3人笔试成绩没差多少。第二名面试成绩高出第一名很多,直接翻盘,我彻底没戏。

让我没想到的是,同岗第二名竟然七弯八拐地找到了我,当面追问我的分数,说是如果差得太多,她就放弃面试学习。她很诚恳地告诉我,家里很穷,交不起昂贵的培训费。就算是那种考不上退费的协议班儿,借来学费一押半年对她来说也很煎熬。

放榜当晚,在校的室友为我俩庆祝,我跟小荷开玩笑:“这也太不公平了!我学得头昏眼花,你玩到天昏地暗,我居然也没把你甩出多远!”

正比赛着谁的创意够“恶毒”,报考法院的刘姐接了个电话,“内部人士”透露消息:跟她同岗的第一名因为在考试报名环节作弊,被第四名举报,核查属实后取消面试资格。第四名转为第三进入面试,刘姐已经变成了第一名!

10月份的一晚,健身房突然停电,会员们颇为恼火,毕竟黑灯瞎火容易出事故。好在约莫过了一刻钟,电就来了。只是从这以后,不分白天黑夜,健身房隔三岔五就停电,而且时间越来越长。到后来晚上能不能来健身房训练,全凭有没有电。会员之间也开始流传,说这是经营不善导致的,健身房可能很快要倒闭了。

放榜当晚,在校的室友为我俩庆祝,我跟小荷开玩笑:“这也太不公平了!我学得头昏眼花,你玩到天昏地暗,我居然也没把你甩出多远!”

有职业道德的教练,一般是会规避跟会员之间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大多数情况下,有经验的教练凭肉眼便可以看出你的运动轨迹、发力是否正确,肢体接触很可能被会员控告性骚扰,尤其是异性之间。

又是一年开学季,一批新生踏入高校。很快他们就可以通过入门课程,了解自己所在的专业究竟学什么。几个月后,学期结束,不知道会对自己大半年前的选择感受如何。

9月,我和李建又参加了国考,这是我第五次出征,是他的第六次。关于未来爱人 “着装”的卦象,我依旧对他守口如瓶,他却鬼使神差一般,挑挑拣拣,最终选择了铁路公安。

木匠和粉刷匠正在大楼里施工,霍姆斯开始转移注意力,想在房子里建造一个重要的附属金属结构:一个大型的长方形盒状结构,由防火砖砌成,外面包裹着第二个同样材料做成的盒状结构,两个结构之间的空间通过烧燃油炉来进行加热,里面的那个结构将形成一个狭长的烧窑。虽然他以前从未建造过烧窑,但相信自己的设计能产生足够高的温度来焚烧掉里面的一切东西。烧窑也要能消除从内部结构散发出的一切臭味,这一点非常重要。

小斌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晒出“合伙人”领钱的照片——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只推荐了阿d一个人,拿了提成50元,便无心于此了。

之后,他一定会非常抱歉。她不能让他看出她这样害怕。她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着当天下午他们就会开始的旅程。她,一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女教师,很快将行走在伦敦和巴黎的街头。直到此刻,这看起来仍然像一件不可能的事,可霍姆斯已经做出了承诺,并且安排好了一切。几小时后,她就会登上一辆火车,经过一段短暂的旅途到达密尔沃基。在那之后,她、米妮和霍姆斯很快就会出发前往纽约和加拿大之间那个可爱而凉爽的圣劳伦斯河谷。她想象着自己坐在河岸某家高档旅馆宽阔的门廊里,一边啜饮着茶,一边看着日落。

我还有位朋友,短短两年亲历了3家健身房的倒闭,最终放弃了健身,没有选择像我和阿d一直坚持下来。按照他话来说:“经不起折腾了,心累了。”

蜜月旅行归来不久,李建又动员我报名参加国考,我开玩笑:“怎么,你这是没信心帮我融资做大生意了?”

一天训练的时候,阿d走过来悄咪咪地和我说:“你看那个教练,贼恶心。”

那一年,我22岁了。夏天回家休假,我认识了父亲好友的女儿小梦,当时,她已是一所著名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的学生,杂技团团长的儿子也考上了政法大学,我们也因此时常相聚。我这才忽然意识到,但凡是认识的同龄人,几乎是大学生了,即便没考上大学,总也是上过中学的。

等到了2019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有的团在改制后破茧重生,有的团在改制后走向了解散。而我们的杂技团,此时能上台担负节目的编制内演员已不足10人。

考虑到这间健身房的地理位置和价格,我和阿d简单商量后还是交了钱,并让他们把许诺送的那几个月备注在合同上。

从这之后,但凡有上级领导来社区指导检查工作,书记一定会隆重介绍我“坐下来能写,站起来能讲,走出去能干”;市区的各种活动,她也一定会派我去参加,我逢赛便能脱颖而出,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有时,活动尚未结束,台下的领导已经开始要我的简历,但在得知我“无编”之后,往往也只报以一声叹息:唉,可惜了。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既可以挖掘金矿,又可以满足自己的其他需求。

随后几个阿姨也说得神乎其神!我迫不及待地找到了这个“高人”,报上生辰八字,再度测算了一番。我想,如果他也说我考不上公务员,我就彻底放弃吧。

“优围健身”也加入这场销售大战,他们除了发放传单,还招徕学生做兼职销售帮忙宣传,我有同学也加入其中。他们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健身卡的价格跟销售给出的优惠有关,是可以浮动的,甚至听说,两个人一起报名“优围健身”,每人每年的费用只要500多。

往后去“优围健身”的日子,我们也能看到络绎不绝来办卡的人。渐渐地,每天固定打卡的人也多了起来。对于一家非连锁的小健身房来说,这是个好兆头——稳定的客源决定了健身房的卖卡情况和私教课销售的情况,而这两个因素影响甚至决定着健身房未来的发展走向。

我不知在豪斯登堡的演出算不算为国争光,但回国后,从父母骄傲的表情和亲戚羡慕的语气中,我觉得自己至少为父母争了光。

2015年下半年的国考,再次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学习后,报考统计局的李建以笔试第二进入面试,我却连第三的名次都没保住,直接被淘汰。

之后,他一定会非常抱歉。她不能让他看出她这样害怕。她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着当天下午他们就会开始的旅程。她,一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女教师,很快将行走在伦敦和巴黎的街头。直到此刻,这看起来仍然像一件不可能的事,可霍姆斯已经做出了承诺,并且安排好了一切。几小时后,她就会登上一辆火车,经过一段短暂的旅途到达密尔沃基。在那之后,她、米妮和霍姆斯很快就会出发前往纽约和加拿大之间那个可爱而凉爽的圣劳伦斯河谷。她想象着自己坐在河岸某家高档旅馆宽阔的门廊里,一边啜饮着茶,一边看着日落。

尘埃落定后,刘姐和林哥请客。酒桌上,人人都喝大了。我们是真心为他们俩高兴,也用他们屡败屡战最终成功“晋级”的经历激励自己,相约下半年再战国考。

竞争对手相遇常常会打心理战,之前我一个同学以笔试第二的成绩进入面试,面试候考时,问出了谁是同岗第一,立即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家里有人”,已经知道同岗前三的分数,说自己绝对有把握反超云云,果然给对方造成了心理上的压力,真的就反超了。

放榜当晚,在校的室友为我俩庆祝,我跟小荷开玩笑:“这也太不公平了!我学得头昏眼花,你玩到天昏地暗,我居然也没把你甩出多远!”

我顺势说道:“你看我不游泳的,健身卡也有好几张了,实在帮不了你呢。”

--- 豆瓣网网址
标签:a

时政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平山乡波网立场无关。平山乡波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平山乡波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